柴进也不差钱,为什么请个教头却不能向祝家庄学习,请个高手来?

    阅读模式

宋江带兵三打祝家庄,预示着他为强化并巩固自己在梁山的地位,开始了一系列的策划。与此同时,梁山的这些所谓的好汉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开始变得不择手段。

梁山好汉们,虽说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是以一当十的猛将,但是在打祝家庄的时候,却接连两次被打败。其中时迁、杨林、王英、黄信、秦明、邓飞、石秀,一共七人被捉,足可见祝家庄的实力之强悍。

读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就产生了一个疑问,祝家庄的祝朝奉难道比柴家庄的柴进还有钱,为什么他们能请到栾廷玉这样的高手当教头,而柴进却请了个负责搞笑的洪教头?

柴进有的是钱,为什么不能像祝家庄一样请个高手当教头?

一、

宋江派人攻打的祝家庄在郓州,一个叫独龙岗的地方,可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庄,为什么却具备能跟梁山大军相匹敌的武装力量呢?

这个问题啊,还得从王安石变法说起,当时颁布了保甲法,规定:

“各地农村住户,不论主户或客户,每十家组成一保,五保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凡家有两丁以上的,出一人为保丁。”

而祝家庄的祝朝奉,其实跟济州府东溪村的晁盖,其职务是一样一样的,都是保正。他们将村子里家家户户抽出来的壮丁,组织成乡兵,平时农作,闲时训练,具备一定的战斗力。

栾廷玉啊,其实就是出自于此,原本就是祝家庄的一名战将,因为武功了得,所以做了教头。杜兴在介绍祝家庄的武装力量时,特意提到了这名教师,武功了得,有万夫不当之勇:

“又有一个教师,唤做铁棒栾廷玉。”

他在跟梁山军队作战中,也是战绩赫赫,虽然正面描写他战斗的场景只有一次,但也足够了。在这场战斗中,栾廷玉见情况不妙,主动出战,第一个迎上来的是“摩云金翅”欧鹏。结果栾廷玉鸟都不鸟他,回手一流星锤,直接将欧鹏打翻在地,吓得“火眼狻猊”邓飞直喊:

“孩儿们救人!”

随后邓飞追击栾廷玉,但被他轻松甩掉,直接就奔着秦明去了,于是大战二十回合,不分胜负。再之后栾廷玉诈败,将秦明引入了埋伏圈,用绊马索生擒了秦明,还连带将邓飞给捉了。

二、

但是,栾廷玉的下场却成了一个谜,因为这一战之后,他就消失了,直到宋江攻破了祝家庄之后,才说了一句:

“只可惜杀了栾廷玉那个好汉。”

至于他究竟死没死,我们会放到后面一期详谈,这里先放过。但从宋江的话中至少可以看出,栾廷玉的武艺和人品不会太差,毕竟能得到宋江高度评价的,上一个人还是武松。

而提到武松,就不得不说一说他第一次投靠的柴进,柴大官人了。

柴进是沧州人,杨角风的老家,乃后周世宗柴荣嫡派子孙。后周按理说是郭威一手创办,皇族本应姓郭,但是他的亲生儿子都被杀光了,只得将皇位传给了养子柴荣。再后来,赵匡胤就兵变了,夺了后周的天下,但他本人还算仁义。不仅有杯酒释兵权,避免了血淋淋的杀戮,对待前朝皇族也很宽容。

所以,柴进的家里才有太祖皇帝御赐的丹书铁券,也就是免死金牌。有了吃喝不愁的保障后,柴进又仗义疏财,喜好结纳四方豪杰,被誉为当世孟尝君,绰号是“小旋风”。

那么,作为柴进,柴大官人,也见识过这么多英雄好汉,为什么请棍棒教师的时候,却请了一个武艺不咋地的洪教头呢?

先不用说曾头市的史文恭,连祝家庄栾廷玉的武艺都能甩洪教头十八道街,柴进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三、

祝家庄的情况刚刚我们大体讲了一下,其实这个庄子类似于堡寨,全民皆兵的节奏,战斗力虽然比不上正规军,但是对付土匪贼寇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柴大官人的庄子就不同了,毕竟柴家庄周边也没有虎视眈眈的梁山贼寇们在盘旋,时刻准备着进攻。而柴进请教头,也并非是为了武装当地百姓,培养自己的武装力量。

再说得明白一点,柴进请洪教头,就是玩儿,玩儿,大家懂不?

而且他仗着自己有丹书铁券,不仅收留清白的庄客,连一些逃难来的罪犯,他都敢收留,为此还特意嘱咐周边的酒店旅馆:

“如有流配来的犯人,可叫他投我庄上来,我自资助他。”

但是,他的这种资助有什么目的呢?

有人说,他啊,就是想造反,不然的话为什么要收留流配的犯人,以及资助梁山贼寇呢?

对,想清楚了这个问题,也就能搞明白,他为什么要请一个武艺和人品都不咋地的洪教头当教头了。

关于洪教头,原本是柴进庄上的一名庄客,因为经常跟柴进讨论武艺,较量枪棒,被庄上的人亲切地称呼为“教师”,从此,洪教头就成了柴进庄上的教头。

当然,柴进招庄客,也不是什么人都招的,至少有钱人他是不太愿意招的,这个问题在林冲进柴进府上之前,店小二告诉他的:

“我如今卖酒肉与你,吃得面皮红了,他道你自有盘缠,便不助你。”

 

四、

由此可见,柴进庄上的庄客,大都是穷人,柴进也确实享受这种资助他人,并被他人簇拥的感觉。

当然,《水浒传》中的好汉们,不缺穷人出身,也就是说,洪教头就算是穷人出身,但也不妨碍他练就一身真本事,至少在他跟林冲较量之前,大家都这样认为。

柴进款待林冲,并非是因为林冲听了店小二的话,故意装穷,而是因为他本就名声在外,柴进是早有耳闻。所以,在得知对方是林冲时,柴进的表现可比当年光着脚迎接许攸的曹操好多了:

“那官人滚鞍下马,飞近前来,说道:‘柴进有失迎迓。’就草地上便拜。”

就在俩人手拉手入座,把酒言欢时,洪教头到了,柴进也是急忙招呼入座。林冲见大家对此人如此尊敬,想必是个大人物,于是也起身行礼,尊称对方一句教师。

然而,没想到的是,洪教头的谱很大,一点表示都没有:

“那人全不采着,也不还礼,林冲不敢抬头。”

柴进是明白人,一见洪教头这样,马上热情介绍面前的这个人,他就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

林冲一听,主家都介绍自己了,那更得行礼了,于是再次向洪教头下拜。然而,洪教头还是无动于衷,既不还礼,也不正眼瞅林冲,而是来一句:

“休拜,起来。”

随后也不相让,就坐到了上位,转头就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质问柴进:

“大官人,今日何故厚礼管待配军?”

五、

是啊,咱们地处沧州,快到大宋的边界了,来往的配军那么多,你为啥专厚待他?

柴进不得不再次强调一遍,这位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叫林冲,并非普通的配军。即使这样,洪教头还是不卖主家面子,竟然跳了起来说,这些配军不过是来混吃混喝的,没啥真本事,不然,他敢跟我比试一下吗?

林冲根本就摸不透对方是啥来历,见柴进这么迁就他,又坐上座,自然不敢轻易接招:

“小人却是不敢。”

对于林冲来讲,万一被打败了,自己面子上过不去,以后柴进也不会高看自己一眼,日子不好过。若是自己打赢了,虽然能挣足面子,但是又会伤害到柴进的面子,毕竟这是自己请的教师。

林冲是有所顾忌,但在洪教头看来,这就是他胆怯的表现,从而认准了林冲技不如人,至少也不如自己,自己的名头就镇住他了。

如果此事到此为止,洪教头就还能当他的教头,林冲呢,也还是那个配军,不会出什么意外。然而,柴进是不信八十万禁军的教头不如洪教头,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还是怂恿这俩人比试:

“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此间又无对手;林武师休得要推辞,小可也正要看二位教头的本事。”

这句话透露出几条信息,一是洪教头也是刚来庄上不久,而且打败了庄上其他庄客无敌手。二是,柴进也好奇,这两位打起来,究竟谁会获胜呢?

六、

其实柴进有点“耍猴”的意味在,自己有钱,就乐意看下面的人斗来斗去,以此为乐:

“柴进心中只要林冲把出本事来,故意将银子丢在地下。”

当然,这一场比试没啥悬念,只有一个回合,洪教头就输了。见林冲赢了,柴进只顾挽着其手进屋继续吃酒,再也没有拿正眼瞧一瞧洪教头,而洪教头也清楚自己的下场:

“众庄客一头笑着扶了,洪教头羞颜满面,自投庄外去了。”

此时的洪教头,再也不是众人尊敬的教头了,反而成了一个笑话。平时这些庄客们,一声一个“教头”喊得欢,等你真得栽跟头的时候,他们往往笑得最欢。

可是,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时候,作为教头,胜败也是常事,难道仅仅因为一次比试失败,就得必须走人吗?

显然不是啊,后来的武松醉打蒋门神,也没见张都监扔掉蒋门神,而是一心对武松好啊。为什么洪教头,输给了武艺高强的林冲,就必须得离开庄子,自谋生路呢?

因为洪教头明白,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在柴大官人的府上,再也没有生存的空间,离开,恐怕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对于柴进来讲,就让人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林冲是配军,注定要去牢城营的,那里才是他最终的住所。他一走,庄子上岂不是还是缺教头,毕竟庄上的其他庄客们,只会嘿嘿傻笑,又有几个能打过洪教头呢?

七、

说到底,还是柴进不会识人,不会用人,也不懂人情世故,这也导致后来他落难时,没有一个庄客出手相助。

其实,这种结局,在当初武松投奔他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来了:

武松在清河县打伤了人,误以为打死了,思前虑后,决定投奔江湖上叫声最响,号称当代“孟尝君”的柴进,毕竟此人仗义疏财,有着“万里招贤”之名号。

可是,武松去了他的庄上,得到厚待了吗?

并没有!

要知道,武松的武艺,虽然没跟林冲打过,但综合对比一下,也会发现,他们俩应该是不分胜负的,各有特长。

如果柴进能把武松培养成一个教头,虽没有林冲会教人,但想必不会比洪教头差。可是,武松的第一次出场,就隐隐约约告诉我们,他好像并不受柴进待见。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宋江嘛,杀了阎婆惜,逃命到柴进府上,毕竟名声在外,很受柴进厚待。俩人是手拉手,在屋子里喝酒,因为喝多了,宋江有了一股尿意,于是外出撒尿,不小心就踩到了炭盆,烫到了武松:

“那廊下有一个大汉,因害疟疾,挡不住那寒冷,把一锨火在那里向。宋江仰着脸,只顾踏将去,正在火锨柄上,把那火锨里炭火,都掀在那汉脸上。”

看得出,武松的处境不大好,都生病了,却连间房子都不给住,只能在走廊里烤火。武松蹦起来,冲着宋江就来了,眼看拳头就要招呼上了,陪同宋江上厕所的庄客说话了:

“不得无礼!这位是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

八、

在庄客们的眼中,宋江是柴进招待的这么多人中,最热情,最重视的一个,比之前的林冲要好得多。

既然是柴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换别人,恐怕只能软下来,阿Q一下,也就过去了,但是武松却嘟囔了一句:

“‘客官’,‘客官’!我初来时,也是‘客官’,也曾相待的厚。如今却听庄客搬口,便疏慢了我。”

其实,武松很聪明,他极有可能听完庄客的话后,猜到了自己面前的人是谁。毕竟宋江的外貌特征还是很有特点的,“黑三郎”嘛,在江湖上很有地位的。

所以,他这句话应该是说给宋江听的,一方面抱怨柴进待自己不好,另一方面也提醒宋江,在柴大官人的府上,得提防那些庄客搬弄是非。

之所以我杨角风说武松可能认出了面前的宋江,是因为随后柴进听到争吵,出来拉架。柴进第一句话就是问武松,难道你不知道,你面前的这人是押司?

武松回答:

“奢遮,奢遮!他敢比不得郓城宋押司少些儿!”

这句话一出,就证明武松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不仅夸宋江是仗义疏财的好人,还说了这么句话:

“却才说不了,他便是真大丈夫,有头有尾,有始有终,我如今只等病好时,便去投奔他。”

其实,换别人,应该能听出话中有话,人家都不想在你府上待了,丢面儿不?

但是人家柴进,柴大官人就听不出来。

九、

武松跟柴进的这场对话很有意思,至少透露了以下几条信息:

宋江才是真丈夫,柴进不是,因为宋江做事有头有尾,有始有终,但是柴进却不行。要不是我现在生病了,走不了,我早就去投奔他了,才不会在你这里受窝囊气!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宋江跟武松绝对是心意相通,不然俩人也不会有后来的结拜兄弟。虽然武松表现出了要揍自己一顿的阵势,但是随后的表现都在表明,他在暗中抬高宋江。

所以,宋江也心领神会,在武松下拜并自我介绍以后,他来了一句:

“江湖上多闻说武二郎名字,不期今日却在这里相会,多幸,多幸!”

你看,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时候的武松,还没打虎呢,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喽,可是人家宋江就说久仰武二郎大名。

这说明什么?

恰恰说明,人家宋江会识人,通过小小的几个举动,就能识别出武松,这种眼力价可比柴进要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要换别人,一看武松穿得破破烂烂的,又睡在走廊里,肯定没啥本事,也不受主家待见,甭搭理他就是了,以后见他绕着走。但宋江不这样,不仅亲切地拉着他手,要跟他同住,还给他买衣服,买药,甚至结拜了兄弟。

而且,宋江又没啥东西,不过是拿柴进的房子,柴进的银子,柴进的人脉,拉拢了武松,你说柴进冤不冤?

十、

为什么柴进就识别不出,武松乃强人,值得重用呢?

很简单,就是柴进庄上的那群庄客干得好事,他们的行为,跟之前的洪教头是一样一样的,都是怕对方太过强大,而抢走了本属于他们的资源。

按照书中的说法,柴进之所以冷落武松,是因为这小子乱发脾气,乱打人:

“但吃醉了酒,性气刚,庄客有些顾管不到处,他便要下拳打他们。因此满庄里庄客,没一个道他好。众人只是嫌他,都去柴进面前,告诉他许多不是处。”

可是,我们读遍了整部《水浒传》,除了他变身头陀之后,遇到了飞天蜈蚣,那一段有点残暴以外,其余时间都是很温和的。

就算是喝醉了酒,也绝不会有失分寸,喝醉了酒也不耽误打老虎啊,打西门庆啊,打蒋门神啊。难道柴进府上的酒,比景阳冈的“三碗不过岗”还要劲大,能让武松喝醉了,还乱锤人?

从武松向宋江的抱怨中就能看出来,柴进的府上全是这种人,喜欢搬弄是非,冤枉好人。而柴进呢,很享受这种皇帝般的待遇,虽然没有皇帝的权力,但是皇帝身边的小人却一个不少。

听信谗言,冤枉好人,身居高位,却不能做到兼听则明,这就是柴进的最大弱点!

这也回到我们前面提到的,柴进,没啥野心,因为有俩臭钱,又不怕朝廷。走仕途是走不了的,经商也没意思,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收留那些可怜人,展现自己的圣母心。

正因为他这里有油水可沾,所以才会聚集一堆沽名钓誉之徒,当他们看到武松这种人后,因为非同类,自然想办法赶他走。其实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这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其他庄客想长久在这里待下去,就得将这里的土壤培养成适合他们,而不是适合武松这种人。

在这种土壤下,也使得柴进的眼光变得短浅,他把洪教头奉为上宾,也就不足为怪了。

至于高手,一方面,柴进根本请不到,另一方面,就算请到了,在他们庄上,也待不下去啊。

  • 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QQ群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