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泊极力推崇的两个好官究竟谁最真?

    阅读模式

鲁智深曾经说过只今满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沅杀怎得干净?《水浒传》所写,多是贪官,唯有宿元景张叔夜是例外,他们是被梁山泊极力推崇的两个好官但细细分辨起来,二人实有绝大的差异

还道村宋江遇玄女,拜受娘娘的法旨中,有遇宿重重喜,逢高不是凶外夷及内寇,几处见奇功之句遇宿重重喜中的宿,指的就是宿元景他虽然官居太尉,是今上心爱的近侍官员,早晚与天子寸步不离,却对梁山泊好汉比较宽容宋江等人找上他,完全起于朱武与鲁智深二人在华州的被擒当宋江三军赶到华州,见城池厚壮,堑濠深阔,无计可施忽闻朝廷差殿司太尉宿元景,将领御赐金铃吊挂来西岳降香吴用听了,便道休忧,计在这里了

次日,太尉官船将近河口,宋江、吴用带领朱仝、李俊等当港截住,道某等怎敢邀截太尉?只欲求请太尉上岸,别有禀复宿太尉道我今特奉圣旨,自去西岳降香,与义士有何商议?朝廷大臣,如何轻易登岸?宋江道太尉不肯时,只怕下面伴当亦不相容李应把带枪一招,一齐撑出船来,李俊、张顺明晃晃掣出尖刀,早跳过船来,手起先把两个虞候颠下水去,又送上船来吓得宿太尉魂不着体,只好问义士有甚事?就此说不妨最后还是被宋江邀劫,上了少华山,硬要借他的御香与金铃吊挂,去赚华州宿元景道不争你将了御香等物去,明日事露,须连累下官宋江道太尉回京,都推在宋江身上便了太尉见了那一班人模样,只得允了宋江于是叫人扮了宿太尉,用了他的御香祭礼与金铃吊挂,骗得贺太守了,即时杀了,又救下了史进与鲁智深事后,宋江纳还了御香与金铃吊挂,教取一盘金银相送太尉随从人等,不分高低,都与了金银宿太尉便以宋江先在途中劫了御香吊挂为由,回奏了事

自从建立了这种特殊的联系,宋江便多次派人打通他的关节,求他在天子面前美言,终于获得天子的首肯,派他往梁山降诏,促成了梁山泊全伙受招安童贯等欲将梁山好汉赚入京师剿灭,他竭力劝阻,并奏请保其前往征辽,以为国家效力当陈桥驿小校怒杀虐民的厢官之后,他又为之从中斡旋,始保无事,宋江说他是拔救宋江等再见天日之光的救星然而,从本质上讲,他实际上也是一个贪官他曾多次大量地收受梁山泊的贿赂,但因为他满足了梁山泊的愿望,所以小说仍一个劲地赞许而无丝毫微辞这也可以看出《水浒传》作者的市民思想的局限,在他们看来,行贿是一种正当的手段,而受贿,则亦当无可非议,问题是要肯为行贿者效力而已

济州太守世无双,不爱黄金爱宋江是清廉能服众,非关威势可招降任济州太守的张叔夜,则堪称《水浒传》中真正应该受到表彰的清官梁山泊正在他所治的地域之内,但他似乎从来不曾提过以武力征剿的主张相反,他倒是招安的积极鼓吹者,认为招安一事最好当陈太尉前来招安,他提醒说,梁山有几个性如烈火的汉子,倘一言半语冲撞了他,便坏了大事,希望太尉陪些和气,用甜言美语抚恤他众人,好共事,只要成全大事看到同行的张干办、李虞侯飞扬跋扈,断定此番必然劳而无功童贯率十万大军前来征剿,声言刻日要清山寨,擒拿贼众,他则指出梁山多有智谋勇烈之士,不能轻敌最后宿元景来招安,卖弄金牌、银牌、锦匹、御酒等礼品,以相引诱,他却一针见血地指出说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后代他到山寨通报消息,宋江赠以金银,他推辞不受;宣诏后宋江大设宴席,他推说地方有事,自回城内比起宿太尉来,张叔夜既是真正的清官,又是真正的知音

(选自欧阳健 著 《水浒解识》,上海三联书店)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