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三娘的婚事与座次

    阅读模式

扈三娘英武而又漂亮,这都没问题,但水浒世界赋予她的命运却大成问题

扈三娘原是扈家庄千金小姐,她的原许配对象祝彪也年轻勇武,她原本的人生命运,套用一句现代的文艺词儿来说,充满了玫瑰色谁知造化弄人,三庄联防竟会被各个击破,祝家庄主满门尽灭,她本人被俘,一门老幼又被李逵两把板斧砍瓜切菜般杀了个一干二净,只跑了哥哥扈成身遭如此灭家惨痛,却又被梁山二寨主宋江做主,许配给了她的手下败将猥琐不堪的王矮虎

现在就请列位看官一同来翻一翻扈三娘的老公王矮虎的履历表这矮脚虎王英原是车家出身,为因半路里见财起意,就势劫了客人,事发到官,越狱走了,就此蹿入绿林王英上清风山为寇后,色心极重清风山第一次将清风寨文知寨刘高的老婆拿住后,王英命人抬到自己房中,山寨老大燕顺听了,先是大笑,随后不过对宋江说了句这个兄弟诸般都肯向前,只是有这些毛脖便丢开不管由燕顺的反应不难推断,王矮虎如此作为绝非一次两次,山寨对他这些毛脖也相当纵容,既如此说,王矮虎犯这些毛脖的对象,总是运气很好地碰到剥削阶级的官太太,而绝没有良家妇女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待到清风山将陷害宋江的蛇蝎心肠的刘高的老婆第二次捉住后,王矮虎又想淫乐一番,见燕顺一刀杀了那女人,竟然要拿刀和山寨老大燕顺拼命,以他这种为人,谁又敢保证他一定没有祸害过良家妇女?这样的货色,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农民起义,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社会都应该是严打对象,然而他却也上了梁山,成了响当当的梁山好汉这好汉在攻打祝家庄与扈三娘阵上交手时,竟还色心蠢动,不三不四起来,结果只十余合便被扈三娘阵上活捉两人无论是人品、武功、相貌都相差甚远,但最后扈三娘竟被宋江极仗义地发给了这条色狼好汉王矮虎

扈三娘的婚姻极为不幸已不必说,再看她在梁山大寨中的地位扈三娘归入水泊梁山后,业绩远胜于其他两位女将顾大嫂、孙二娘,屡屡上马冲杀,又屡屡有上乘表现,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梁山大聚义后,排座次时,她的排名仅仅是地煞第二十三,总排名第五十九乍一看,排名中上,似乎也还过得去,但再一细看,就不对了,因为曾被她阵上活捉的原官军将领、呼延灼的副手天目将彭玘,就排名地煞第七,整高出她十六名,这是凭什么?再看她那低能猥琐的老公王矮虎的排名,不上不下不多不少,正排地煞第二十二,恰好骑在了扈三娘的头上,真是妙极

而且,通读《水浒》,又会发现一桩怪事,就是书中扈三娘几乎从未开口说过话,这倒真可套用上失语一词在百二十回本《水浒》中,扈三娘在全书中绝无仅有的一次开口,是在后人插增的征田虎部分在第九十八回中,说到宋江军和田虎军交兵,田军飞出一骑银鬃马,马上一位少年美貌女将,正是会打飞石的琼英宋军这边王矮虎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色心蠢动,纵马出战讨便宜,不料又几乎重演了当年祝家庄前的那一幕,十几合后被琼英一戟刺中大腿,倒撞下马来这时,哑美人扈三娘终于开口说话了--说出了在百二十回《水浒》中唯一的一句话,那便是贼泼贱小淫妇,焉敢无礼!

如果说丑诋女性,在下以为全书这方面的笔墨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一句话十个字明明是自己的色狼丈夫邪心大动,讨便宜被打,反而骂对方淫妇,骂对方无礼,而且还在小淫妇前一连外送了三个形容词贼、泼、贱对这句话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从女权主义的立场,可以说这是男性叙事,用男性的话语丑化女性;从现实主义的立场,可以说中国古代女性的思想也同样浸透了父权文化,因此她们横蛮地咒骂伤害自己丈夫--哪怕这丈夫系因品行不端咎由自取--的女性为淫妇,也绝非不可能但无论是女权主义也罢,现实主义也罢,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这段插增部分的作者,与水浒前七十故事的最初编辑者,在轻鄙女性上达到了高度的一致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