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高考语文又考《红楼梦》!一本可以读一辈子的书

    阅读模式
今年高考的语文试卷(全国甲卷)又考《红楼梦》了!
仔细审题,我们发现,这道60分的作文题,其实只是以《红楼梦》中的一段内容作为材料,引出“直接移用”“借鉴化用”“根据情境独创”这三个要点,并不是要求考生去分析《红楼梦》的相关内容,而是希望考生结合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经验,对这三个要点进行申发,展开论述。
教育部《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2020年修订)以“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等核心素养为纲,设置了十八个学习任务群,并置“整本书阅读与研讨”于任务群之首。
作为中国古代章回小说的经典代表,《红楼梦》嵌入了部编版《高中语文》教材必修下第七单元“整本书阅读与研讨”,并显然有进入高考语文测试范围的趋向。因此《红楼梦》的整本书阅读,是新时代基础教育赋予高中语文教育的责任,也是高校文学教育与文学研究应重点关注的内容。
……
一部《红楼梦》,半部沧桑史。《红楼梦》是可以读一辈子的书,也是一部国人书架上的必备经典。

 

中国的读者一定会捧起《红楼梦》,不是30岁就是40岁,不是50岁就是60岁。无论你有多大的智慧,这本书都罩得住你。反过来,无论你的知识基础如何,哪怕只是识字,《红楼梦》你也能读,一样有滋有味:
●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费了好几番曲折,能见到地位最高的人物,也就办公室主任王熙凤,曹雪芹是这么写的,“凤姐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弄手炉里的灰”。
这18个字,金子一般,很有派头。第六回是这么终结的:“刘姥姥感激不尽,仍从后门去了。”——你看看,好作家是这么干活的,他的记忆力永远这么清晰,从来不会遗忘这个“后门”。通过刘姥姥,我们看到了一个何等深邃的小说幅度与小说深度。
●王熙凤探病关系“非同一般”、且命不久矣的秦可卿,眼睛红红的离开,一转头便欣赏起了院子里的景致,“凤姐儿正自看院中的景致,一步步行来赞赏”。你会不会被一个叫王熙凤的女人吓住了。
曹雪芹厉害。生活是多么复杂,人性是多么深邃,在他笔下,透了。读《红楼梦》,你要看曹雪芹写了什么,还要看没写什么。这本书比我们所读到的还要厚、还要长、还要深、还要大。
蒋勋:我是把《红楼梦》当“佛经”来读的,因为处处是慈悲,也处处是觉悟。
白先勇:念过《红楼梦》、而且念通《红楼梦》的人,对于中国人的哲学,中国人处世的道理,以及中国人的文字艺术,和完全没有念过《红楼梦》的人相比,是会有差距的。
周汝昌:曹雪芹是个特别特别伟大的小说家。他是古今罕见的一个奇妙的“复合构成体”——大思想家、大诗人、大词曲家、大文豪、大美学家、大社会学家、大心理学家、大民俗学家、大典章制度学家、大园林建筑学家、大服装陈设专家、大音乐家、大医药学家……

 

他的学识极广博,他的素养极高深。这端的是一个奇才绝才。这样一个人写出来的小说,无怪乎有人将它比作“百科全书”,比作“天仙宝镜”——在此镜中,中国之男女老幼一切众生的真实相,毫芒毕现,巨细无遗。这,是何慧眼,是何神力!真令人不可想象,不可思议!
王蒙:你对什么有兴趣?社会政治?三教九流?宫廷豪门?佛道巫神?男女私情?同性异性?风俗文化?吃喝玩乐?诗词歌赋?蝇营狗苟?孝悌忠信?虚无缥缈?那就谈《红楼梦》吧,里头什么都有。
王国维:《红楼梦》一书与一切喜剧相反,彻彻底底之悲剧也!
《红楼梦》是可以读一辈子的书,也是一部国人书架上的必备经典。

 

  • 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QQ群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