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到底有多渣?女儿出花,媳妇供着娘娘,他竟趁机和多姑娘偷情

    阅读模式

 

曹雪芹笔下,贾府子孙多是好色之徒,其中又以贾琏最为荒诞贾琏仗着家中的财势,动用关系上下打点,拿白花花的银子给自己捐了个不大不小的官,便终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不过,这恶人倒也自有恶人磨,贾琏偏偏娶了泼辣的王熙凤

要说这贾琏和王熙凤,看上去倒也十分恩爱可是,这夫妻之间的事,终究是外人难以看穿的王熙凤不仅泼辣,而且醋意十足,恨不得终日将丈夫拴在身边,以免他到外面拈花惹草,即便是通房丫头平儿,也不让贾琏多碰

 

贾琏在内宅,对王熙凤是颇有忌惮的毕竟,这凤管家不仅会撒泼,牙尖嘴利,还颇有手段,即便是许多大好男儿也得斗得过她当然,出了内宅的贾琏,自然又是另一番景象,不仅拈花惹草,甚至还豢养男宠在《红楼梦》第二十一回中,作者用八个字概括了贾琏的窘态和荒淫

内惧娇妻,外惧娈宠

文中的娇妻,大家自然都很熟悉,那就是贾琏的正妻王熙凤至于这娈宠,所指的是旧时供人狎玩的美男子,可以理解为贾琏的男宠由此可见,贾琏是一个风流荒诞的纨绔子弟,绝对算得上贾府第一渣男

在《红楼梦》的前二十回中,贾琏与王熙凤还算得上恩爱只是,这种恩爱终究是表面上的,一旦贾琏得了空,便定然是要去偷腥的用作者曹雪芹的话讲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这里所用的寻事,虽然委婉,却直指贾琏风流成性,即便冒着风险也要拈花惹草

 

贾琏的可恶之处,就在于不看时机、不分场合,为了一己私欲,甚至可以置骨肉安危于不顾当时,贾琏女儿出花,王熙凤忙着请大夫、搞卫生、供奉娘娘,想尽了一切办法来照顾孩子,可原本应该在外书房斋戒的贾琏,很快做出了混账事

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
 

终日锦衣玉食,山珍海味,贾琏的精力自然旺盛,与王熙凤分房后,寂寞难耐倒也能够理解可是,此时自己的母亲、娇妻和通房丫头均在虔诚地供奉痘疹娘娘,按照旧时孩子出痘、出疹的禁忌,贾琏也该潜心斋戒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后,贾琏又闹出了幺蛾子

 

除了和小厮们鬼混,贾琏竟又与府里厨子的老婆多姑娘私会曹雪芹描写贾琏私会多姑娘时,使用的字眼令人脸红,足以算得上是《红楼梦》中少有的污言浪语了细品起来,足见作者对贾琏这一角色充满了浓浓的鄙夷和愤恨

 

那么,贾琏既然内惧娇妻,外惧娈宠,为何还敢在女儿出花时私会多姑娘呢?

 

首先,从塑造人物的角度来看,贾琏的忌惮与下流是互为表里的如果贾琏是正人君子,能够行事端正、恪守礼法,也就不会做出那诸多荒淫放荡的事来,更谈不上会有什么忌惮相反,贾琏生性好色,十分下流,其所作所为,既不占情,也不占理,他的忌惮源于心虚这样的人,一旦有了机会,便会不择手段地去放纵

其次,贾琏虽然行事荒诞,常常做出些出格的事,但毕竟也是被宠溺惯了贾府上下,最受溺爱的自然是贾宝玉,可那贾母对其他儿孙们的宠溺和骄纵,也着实令人大跌眼镜这一点,从后文中完全可以看出来王熙凤生日当天,贾琏与鲍二媳妇私会,丑事败露后,贾母也不过是一番斥责,反过头来竟为贾琏开脱,说这不过是小孩子年轻、跟馋嘴猫似的正因为即便真创了祸,上面还有贾母庇护着,贾琏才敢如此放肆

 

再者,贾琏早已将王熙凤拿捏清楚,料想这个醋坛子这时候根本顾不上管束自己贾琏知道内宅里凤姐、平儿都忙着照顾女儿,整日地供奉着痘疹娘娘,而自己在外书房斋戒,也便逃脱了王熙凤的视线贾琏的渣,也正体现在这一点上他明知道老婆心疼女儿,一时间无暇管束自己,便偏偏借这样的机会去做那些龌龊不堪的事这样的人,虽有小聪明,却是极遭人鄙夷痛恨的

 

最后,为了行事隐秘,贾琏很舍得下本,用钱财将周围的小厮们收为己用,一伙人串通一气,偏偏瞒着内宅贾琏在外书房,王熙凤已经无暇顾及,只要他身边的人守口如瓶,那岂不就是万无一失了么?所以,贾琏为了与多姑娘私会,不惜多以金帛相许贾琏在偷腥这种事上,向来是舍得花钱的,后文贾琏与鲍二家的私会,也是花费不少

 

当然,贾琏百密一疏,不成想女儿痊愈后,平儿收拾衣服铺盖时,从枕套中发现了一缕头发即便当时凤姐不在场,贾琏也是慌乱一气,急的前去和平儿抢夺,甚至威胁要将平儿的膀子给撅了不过,这平儿倒也机智,早已料想事情抖露出去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替贾琏遮掩,让王熙凤虽有疑心,却也没抓住什么把柄

 

贾琏偷会多姑娘,许只是这个纨绔子弟的一次冒险经历,是其好色本性使然可是,女儿出花、妻妾供奉神祇之际,这个做父亲的不担心女儿安危,反而千方百计地偷腥,倒也真是折射出了贾琏内心的丑恶

  • 微信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四大名著QQ群: 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