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金瓶梅(四十七)潘金莲与孟玉楼黑夜听墙根

    阅读模式

上回说到西门庆在李瓶儿房中,被李瓶儿的一番柔情软语感动的甚是欣喜。然后赶紧用手将他拉起来,穿好衣服,两人相楼相抱,缠缠绵绵。然后又吩咐春梅到房里把桌子放好,往后边取酒去了。此事按下不表

且说潘金莲和孟玉楼,自从西门庆进了李瓶儿的屋里以后,这两人就偷偷摸摸的站在角门边上偷听里边的动静。因为门是关着的,里边也只有春梅一个人伺候。然后潘金莲他们两就发现这门边上有条门缝。

两人就从门缝往里面窥探,但是只能看见房子中间掌了灯烛。里边具体说了什么话,干了什么事儿,他们是既听不清,也看不见。然后金莲说道:三姐,你说咱们确实不如春梅那个贼小肉儿,她在里边倒听得清清楚楚的。

只见春梅在窗户下边听了一会儿便走了过来。然后潘金莲便悄悄的问春梅这房中有什么动静。春梅隔着门,悄悄的告诉她们说:俺爹刚才叫她脱衣服跪着呢,她不脱俺爹就恼了。抽了她好几马鞭子呢。

金莲道:打了她以后,她脱了没有啊?

春梅道:他看见爹恼了,吓得够呛,这才脱了衣裳,跪在地上。爹现在正在里头问话呢。

玉楼怕西门庆听见,便悄悄的说:五姐,咱们别让人听见,咱们去哪边罢。

然后拉起了潘金莲便去了西角门的门口。两人就站在黑咕隆咚的院子里面在那聊天,顺便等着春梅,看看能不能打探出什么消息来。这会儿潘金莲边嗑瓜子,边向孟玉楼说道:姐姐,你说咱姐两还真是啊,都好这口,就想来这看看热闹。这刚进门炕还没坐热乎呢,身上就挨了这几下子,这就是下马威。咱家这个驴脾气的货呀,你要是顺着他可能还好点儿,他呀就是属扭孤糖的,你扭扭儿也是钱,不扭也是钱。想当初你还记的吗,我是赔了十二分的小心,结果还是被他打的死去活来的,打的我那哭呀。姐姐,你来的时间也挺长了,你还能不知道他的格。

他两正在黑影里面聊天呢,只听见开的角门响,春梅出来了一直就往后边走,不想他这五娘站在黑影里头叫她,问道:春梅,你去哪儿呀?

春梅笑着只顾走,金莲道:你这死丫头,你过来,我问你话呢。着急忙慌的走这么急干啥呀?

这会儿春梅才停住了脚步说道:娘,她哭着对爹说了很多话。爹很是欢喜,将她抱了起来,让她穿好衣服,现在叫我放桌儿,到后边取酒菜去呢。

潘金莲听了以后,向着孟玉楼说道:你瞧这不要脸的货,这刚才折腾的这么热闹。还要打呢,还要骂呢?这感情是雷声大雨点小啊。现在怎么着,也不怎么着啊?我猜的吧,肯定没错。这肯定是去后面取酒,然后叫春梅去递呢!春梅你个死丫头,房里面没丫头啊?你还替他取酒去,到后边又叫孙雪娥那小淫妇跟那毴声浪颡,我可听不上你说话。

然后春梅说道:我的娘,这是爹让我去的,管我什么事儿呀?春梅说完于是就笑嘻嘻的走了。

金莲于是也笑着对孟玉楼说道:姐姐,你看这丫头,我这边要是使唤她呀,就跟死了一样,懒得动弹。要是她爹让她干点事儿,就跟那猫见了那鱼似的,钻头觅缝也得给干了。你瞧她去的多快。现在她房里有两个丫头呢,你替他去,管你屁事!真是卖萝卜的跟着盐担子走──好个闲嘈心的死丫头!

孟玉楼道:可不是怎么的,俺那大丫头兰香,我正经使她干点活,她便跟我有这个没那个的,要是她爹让她干点什么,他听人的话,你看她走的快的样儿。

正说着,只见吴月娘的大丫头玉箫从后边突然走了过来,道:三娘还在这呢?我来接你来了。

孟玉楼道:你这怪狗肉,吓我一跳。因问:你娘知道你过来吗?

玉箫说道:我打发娘睡下这半天了,我心说过来瞧瞧。这刚才看见春梅去后边要酒菜去了。三娘,俺爹到她那个屋里是怎么个动静呀?

金莲接过来伸着手道:还怎么样?进她屋里去,那真是丑老婆跳到茅房墙上,看屎去啦!

说道玉箫一头雾水,便又问孟玉楼,孟玉楼便一一对她说了。玉箫道:三娘,爹真的教他脱了衣裳跪着,打了他五马鞭子呀?

玉楼道:是呀,你爹因为他不跪才打她。

玉箫道:那是带着衣裳打的,还是脱了衣裳打的?真亏了她那白嫩的皮肉,怎么经得住这几鞭子呀。

玉楼笑道:你个怪小狗肉,你倒替古人耽忧!又没打到你身上。

正说着呢,只见春梅拿着酒,小玉拿着方盒,一迳往李瓶儿那边去。

金莲道:春梅,你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怎的,天天干这勾当,云端里老鼠──天生的耗。我可告诉你,把东西送去了,叫她家丫头伺候,你就不要管她了,待会我还有事使唤你呢。

那春梅笑嘻嘻同小玉进去了。一面把酒菜摆在桌上,就出来了,只是绣春、迎春在房答应。玉楼、金莲看见春梅出来了便问了她话。

这会儿玉箫说道:三娘,人家在里面都喝上酒了,咱们还在这儿给他站岗啊?咱去后边吧。

说完,玉箫、孟玉楼二人就上后边去了。然后潘金莲叫春梅关上角门回到房里边,也独自休息了,不在话下。正是:可惜团圆今夜月,清光咫尺别人圆。

  • 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QQ群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