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死亡后,贾府众人都是什么反应?

    阅读模式

秦可卿死亡,是贾府的一件大事。与其说这是一场奢华的葬礼,不如说,这是一场高规格的葬礼社交。

借着秦可卿葬礼,与贾府世代交好的其他王公贵族,纷纷前来祭拜,也让我们看到了赫赫扬扬已将百载的贾府,影响不减,余威仍在。

但秦可卿死亡的消息在贾府传开后,众人却有着不同的反应,有痛哭流涕者,也有悚然疑心者,为什么会这样呢?皆因秦可卿身上藏着太多秘密。

按理说,秦可卿死亡,震动最大的应该是其丈夫贾蓉,但我们看到,公公贾珍却哭成了泪人,还说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还要尽其所有,为秦可卿办一场奢华的葬礼。

作为公公,贾珍面对儿媳的去世,一系列超出常理的反应,不由得不让人多想,这分明是对其与秦可卿私情的欲盖弥彰。

一直有读者提出这样的疑问,秦氏与贾珍之间有没有真爱?她是被迫还是自愿?但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就像焦大所骂的一样,他们终究逃不过悖逆人伦的定论,他们的关系属于爬灰。

但对贾珍来说,如今人已经伸腿去了,不管他是真情也好,假意也罢,对秦氏补偿也好,遗憾也罢,横竖宁国府早已是他的天下,他说要为秦氏办一场奢华的葬礼,谁又敢反对呢?

面对秦氏之丧,贾珍首先是哭成泪人,他的伤心中,是不舍佳人的成分多些,还是猫哭耗子演戏的成分多些呢?大约只有秦可卿知道了。

与贾珍一样反常的还有尤氏,此前的尤氏,一直活蹦乱跳的,但秦氏一死,她立马就犯了旧疾,称病不出,这才有了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情节。

尤氏为什么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在秦可卿死亡时生病了呢?按理说,秦氏死后,宁府内部事务都应该由尤氏出面打理,可她偏偏旧疾复发。

真有这么凑巧吗?这显然是作者的障眼法,尤氏有没有可能在此前已经得知贾珍与秦可卿私情?她如果知道,为什么没有闹开呢?

这也许就像脂砚斋对她的评价一样,她德行盛凤姐十倍,但遗憾的是不能劝夫治家,所以即便她知道内情,大概率也不会大吵大闹,而是听之任之。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就说过,这位珍爷一味高乐不了,几乎把宁府翻了过来,也没人敢管他。是啊,谁敢管呢,更何况,尤氏只是个续弦啊。

既然管不住,就索性撂挑子,什么都不过问,随他怎么去处理,自己落得清静干净。这大概就是尤氏称病不出的缘由。毕竟,这是一桩丑事啊,让她这个婆婆料理这样的丑事,这不是成心恶心她让她难堪吗?

要说难堪,贾珍夫妇也没有这个人难堪,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可卿法定的丈夫贾蓉。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秦氏死亡这件事,前前后后都是贾珍、凤姐等人在忙活,全然未见贾蓉的身影,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曹公一个镜头都没有给他。

秦可卿未死之时,贾蓉还曾带医生为妻子看病,可秦氏一死,他似乎也跟着去了一般,完全隐形了,这是为何?

贾珍和尤氏的反常,早已说明秦可卿之死并不寻常,那么贾蓉的反常更能说明问题了。

秦氏曾说,她与贾蓉之间的关系是:他敬我我经他,从未红过脸,这种夫妻关系听上去很好,但就好比宝玉宝钗结婚后的相敬如宾,其实真正的夫妻关系,很多并不是这样的。

只能说,贾蓉和秦可卿之间,很可能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政治婚姻,两人的结合完全就是家族需要,这大约也是两人为何一直没有孩子的主要原因之一。

还有一种可能,是贾蓉与后母尤氏一样,早已知道妻子秦可卿与父亲贾珍之间的真实关系,作为儿子的他,除了保守秘密和保持距离,又能怎么样呢?

得知秦氏死亡的贾蓉,他会伤心难过还是心下暗爽呢?他终于不用再做那剩王八,他终于可以抬起头做人了!他大概会躲出去一个人自在喝小酒吧?

应该说,秦氏之死,贾珍这一家三口的反应都十分反常,就连贾府下人,也都有些纳罕和疑心。为什么?纳罕秦可卿为何忽然死亡,疑心秦可卿因何而死……

贾宝玉得知秦可卿死亡,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脂砚斋给出的解释是,贾宝玉看出可卿是贾府可继家务之人,如今忽然去世,自然悲恸。

私以为,宝玉闻秦氏之丧而吐血,与其先后两次去秦氏卧室有很大关系,宝玉人生的第一次梦遗就发生在这里,这里对他而言,有某种莫可名状的吸引和召唤。

素来与秦氏交好的王熙凤,在得知秦氏去世后,也吓出一身冷汗,因为就在刚刚,秦可卿还曾托梦给她交代后事。

得知主子去世,秦氏两个丫鬟瑞珠和宝珠的反应,也很能说明问题,一个触柱而亡,一个甘愿做义女。她们为何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自然都指向了贾珍与秦氏的不伦关系。

对瑞珠和宝珠来说,她们是宁府的最底层,主子在,她们尚有活下去的理由,主子死,无论她们是否知晓内情,她们在宁府都难有立足之地了。

作者:夕四少

  • 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QQ群696280552
  • weinxin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